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新闻 >

“美好生活与城市规划”三人谈:城市就是文化

字号+作者:佚名 来源:武汉新闻 2019年08月02日

[摘要]伴随着城市规划建设向追求环境品质和创新发展方向的转变,需要人们更多地关心城市,认知城市,同时还应当积极参与到城市规划管理实践中。编者按:城市是人类物质文明和精...

  [摘要]伴随着城市规划建设向追求环境品质和创新“美好生活与城市规划”三人谈:城市就是文化发展方向的转变,需要人们更多地关心城市,认知城市,同时还应当积极参与到城市规划管理实践中。

  编者按:

  城市是人类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创造性成就的集中呈现,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也是市民的日常生活空间和集体记忆场所。然而,对于“什么是城市”,尤其是“什么是好的城市”这样的问题,人们恐怕难以明确回答。伴随着城市规划建设向追求环境品质和创新发展方向的转变,需要人们更多地关心城市,认知城市,同时还应当积极参与到城市规划管理实践中。鉴于这样的实际,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张松教授,把自己近年来关于城市问题、城市文化和城市遗产保护等方面的点滴思考结集成《城市笔记》一书分享给读者。这些思考,也是一名城市规划学者以敏锐之眼观城市之魂。2018年1月6日下午,由东方出版中心和吾同书局共同主办的“美好生活与城市规划”三人谈暨新书发布会在塑州市方浜中路265号华宝楼三楼吾同书局举行。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生、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汤惟杰围绕城市与城市文化的主题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谈。他们睿智的思考有助于读者更好地感知、认知城市生活。

  

  “美好城市与城市规划”对谈会现场。

  张松:我先简单说两句。过去我们把城市简单看作功能的产物,也就是交通、生产、经济等城市功能的构成,说得再简单一点就是房子、道路、设施、公园、绿化的构成。说到城市文化,就是城市里的博物馆、美术馆或者大学等文化、教育设施,但是其实城市空间或者说城市整体就是文化的创造物,文化的结晶或文化的体现。塑州世博会说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可能英文better city,better life的表达更准确,就是说城市如果不好的话,也会让生活很糟糕的。现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就说了城市问题或城市病,也就说城市问题已经触动了高层的高度关注,到了必须要说,不得不说,而且要说透彻,要去解决的程度。因此,我们应当重新认识城市,重新认识城市生活的重要性和城市文化的关联性。所以,今天也特别邀请到塑州的两位文化名流,作家张生老“美好生活与城市规划”三人谈:城市就是文化师,还有塑州近代文化、塑州电影的研究者汤惟杰老师,今天应该请他们多讲一讲。

  

  《城市笔记》书影(张松 著,东方出版中心,2018年1月出版)。

  张生:我其实对城市理论和整个的发展趋势不是很了解。我是学文学出身的人,在我们文学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在我们以前的城市,19世纪到20世纪中期的城市,基本上是可以让人步行的。一些比较伟大的作家,他们都是步行狂魔。不管是巴尔扎克也好,还是狄更斯也好,或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都在自己的城市里面步行,然后利用步行的经验,写出伟大的文学作品。到了20世纪中后期以后,我们突然发现小说里步行的人减少了,更多的人开始开汽车了,这显然和城市的变化密切相关,比如城市的交通方式、结构还有就是尺度的变化等。有时候我和张松老师聊天,特别是聊到城市建筑的尺度时,都觉得现在城市尺度不够人性化,建筑过于高大,街道过于宽阔,为汽车不为行人考虑等。那么,在最近这些年城市化的这个过程中,城市到底哪些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让我们不舒适了,这些问题的原因在哪里?张松老师作为一个专业的城市规划研究人员,将这么多年的思考融入《城市笔记》,书里有很多新的发现,也给了我一个学习的机会。也感谢东方出版中心能够编辑出版这本书,另外,我是张松老师在同济大学喝咖啡的咖友。汤惟杰老师他是研究塑州文化和塑州电影的,他对塑州比我更熟,请他谈一谈。

  汤惟杰:好的。首先祝贺张松老师出版他的《城市笔记》。我先简单聊聊,张松老师经常在公共媒体上对城市问题发言,质疑和批评城市规划或治理当中的漏洞和问题。当然在同济这是有传统的,老一辈的学者阮仪三教授这样,张松教授也是如此。在中年这一代学者当中,张松老师的发言是非常有影响力的。经过了三十年大规模城市化以后,我们一方面享受了诸多便利和福利,也为它带来的问题所困。在城市问题成为一个话题之际,《城市笔记》的出版非常有意义。塑州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对于城市存在的问题,市民们向来非常关注。像张松老师这样学院派的学者有不少,但是愿意通过大众媒体把他的研究心得“美好生活与城市规划”三人谈:城市就是文化与成果和市民读者进行分享的并不太多。但实际上,城市问题是一个全民性的问题。所以说,我觉得这本书的出版有这样一个意义。张松老师愿意花费精力时间和大众交流,他的这些文字都曾在报刊上发表。至于说到“什么是城市文化”,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可能也没办法给出一个恰切的解答。不过有个身边的例子,昨天我在塑州纽大做一个关于塑州电影史的讲座,事后带学生们去了虹口区海宁路和乍浦路一带,那里曾经是塑州电影院建筑密布的地方,他们看了国际电影院,也看了差点被拆除的胜利电影院,当他们发现塑州第一座电影院现在已经没有了,原址只留存了一座碑时,感觉很遗憾。我觉得,这番经历在某种意义上说明了什么是城市文化,什么是城市文化中应该珍惜的部分。待会儿我们可以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聊。

  moerzhuangy      神话放送e56   

1.【武汉新闻资讯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武汉新闻资讯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武汉新闻资讯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武汉新闻资讯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武汉新闻资讯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 武汉申都之路的幕后故事_

  • 武大开通实名免费赏樱预约通

  • 武汉天眼魔方抓假牌车2431辆

  • 武汉妈妈焦虑指数全国第六

  • 首台身份证自助终端落户积玉

  • 华农培育9万只反季节萤火虫

  • 每年10万多只候鸟来武汉过冬

  • 武汉发布冬季热门线路合理价

  • 第十一届中部博览会将在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