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夫妻超生被征32万社会抚养费

字号+作者:redadmin 来源:新闻 2020年06月22日

近日在广州市番禺区,一对夫妻因此前已生育两个孩子,在生下第三个孩子后,番禺区卫健局决定对夫妻二人征收社会抚养费合计近32万元。目前,夫妻二人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已启...



近日在广州市番禺区,一对夫妻因此前已生育两个孩子,在生下第三个孩子后,番禺区卫健局决定对夫妻二人征收社会抚养费合计近32万元。目前,夫妻二人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已启动强制执行。



夫妻超生被征32万社会抚养费





当事人王芳(化名)称,现在一家七口人的生活都依靠丈夫刘平(化名)一个人工资维持,家中老人罹患癌症,第二个孩子因无钱缴纳学费仍无法去上幼儿园,32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已将他们家的生活逼上绝境。

银行账户被冻结

2017年4月,王芳发现自己意外怀孕,因已经生育了一儿一女,她和丈夫原计划将胎儿流产,但最后二人还是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我们知道(超生)会被罚款,但没想到会罚这么多。”王芳称,怀孕期间和生完孩子后,计生部门一直都没找过她或丈夫,有一次,她听说居委会门口张贴了对其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书,但她并未放在心上。

直到一个月前,她用微信给朋友转账时,才发现微信被冻结。提示信息显示,“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及司法机关的文书要求,我司已经协助司法机关冻结了你零钱账户中的相应资金。”冻结时间为2020年5月7日。

随后,她查询自己和丈夫的银行卡,发现全部被冻结,一家人的生活突然陷入困顿。王芳起初不解,随后想到此前居委会张贴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才想到账户是因为没有缴纳社会抚养费而“被强制执行了”。

夫妻超生被征32万社会抚养费



王芳的微信零钱也被冻结,她称这几乎是她所有的钱。当事人供图

2019年1月10日,广州市番禺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现番禺区卫生健康局)作出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显示,王芳夫妻于2018年1月23日违反计划生育,属城镇居民超生第一孩,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有关规定,每人应缴纳社会抚养费158799元,夫妻二人合计近32万元。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书载明,该院于2019年9月9日裁定,准予对该征收决定强制执行。

王芳一家遂感到焦虑不安。她算了一笔账:去年公公婆婆过来帮她照顾孩子,公公身体有残疾,婆婆去年又被查出肺癌,做手术花了近20万元,当时还借了一部分钱。现在第一个孩子读小学,每月各种开支2000多元,第二个孩子读幼儿园,一学期也要一万多元学费,第三个孩子又正在吃奶粉。不仅如此,每月还要偿还6000多元的房贷。

刘平在一家通信公司工作,每月工资一万多元,一家七口的生活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维持。刘平说,由于自己的工资“月月光”,夫妻二人账户实际被冻结的钱款总共只有1万多元,目前尚未被划走。但账户被冻结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刘平担心下月工资也会被冻结,且房贷如果无法偿还将影响自己的征信。

现在,一家七只能到处借现金维持生活。不仅如此,由于没有钱交幼儿园学费,现在第二个孩子仍未入学,幼儿园老师已经催促了多次,孩子问妈妈为什么自己不去上幼儿园,夫妻二人无法作答。

卫健局:可以申请分期缴纳

6月9日,番禺区石楼镇计生办一位人士告诉界面新闻,生育政策没有全面放开前,依然会对“超生”对象征收社会抚养费,“有文件在,我们必须要执行”。他说,根据修改后的《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如果夫妻“超生一孩”,双方需要分别按照当地上年度可支配收入3倍缴纳社会抚养费。

界面新闻注意到,《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城镇居民超生一个子女的,对夫妻双方分别按当地县(市、区)或不设区的地级市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额为基数,一次性征收3倍的社会抚养费。

这位人士说,当地上年度可支配收入已有统计数据,2018年修改后的《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删除了原来按“3-6倍”征收的弹性规定,统一规定按照3倍计算,因此这一征收数额无法更改。

番禺区卫健局妇幼科负责人也对界面新闻表示,计生部门在该案中的征收程序“没有问题”,当事人收到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后,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或者到法院起诉,但是该征收决定书送达后,过60天的复议期和6个月的起诉期,当事人仍未缴纳,计生部门才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上述石楼镇计生办人士表示,如果被征收对象确实存在困难,可以按照《广东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申请分期缴纳,分期缴纳“首付”不低于征收总额的30%,分期缴纳期限不超过3年。他表示,强制执行也会考虑被征收对象的实际困难,“不会让你生活不下去的。”

人口学专家何亚福对界面新闻介绍,近两年媒体已报道过多起计生部门对“超生”对象征收社会抚养费引发舆论关注的案例,最后都低调处理,现实中也有不少生育三孩的家庭,“没有举报就没有处理”。“这说明计生部门在执法的同时,也需要兼顾人口形势和家庭发展”,何亚福说。

何亚福认为,现阶段多地依然征收社会抚养费,此举虽然符合计生政策,但“不合情,不合理”。全面两孩政策从2016年实施至今已经超过四年,全国出生人口连续三年下降,进一步调整人口政策,取消社会抚养费已是大势所趋。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465万,比2018年减少58万。此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为1523万人。

界面新闻注意到,不久前结束的2020年全国两会上,有多位代表委员提出进一步放开人口政策的建议。其中,来自广东的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就建议取消生育三孩以上的处罚政策。

1.【武汉新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武汉新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武汉新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武汉新闻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武汉新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编辑推荐
  • 武汉申都之路的幕后故事_

  • 武大开通实名免费赏樱预约通

  • 武汉天眼魔方抓假牌车2431辆

  • 武汉妈妈焦虑指数全国第六

  • 首台身份证自助终端落户积玉

  • 华农培育9万只反季节萤火虫

  • 每年10万多只候鸟来武汉过冬

  • 武汉发布冬季热门线路合理价

  • 第十一届中部博览会将在江西